格里

春野樱中心

【井樱】青梅青梅 7-8

“喂,山中井野。”

井野从灌木丛中钻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变暗了,昔日能容纳两人的地方随着少女们抽条般生长的速度,容纳一人都已经有些勉强。她一边拍着裙子上粘到的枯叶一边回头,靠近她的一群人语气不善,校服也穿的吊儿郎当。

为首的一个女生流里流气的向前走了几步,啐了一口,“你就是山中井野?佐井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个八婆了。”

井野看着她挑染的五颜六色的头发,再看看她穿着厚底鞋也掩盖不住的短腿,一时竟是被这种莫名其妙的神经病惊呆了,都没顾得上觉得辣眼睛,低头俯视着她,“怎么,难道要让他看上你这种杀马特吗。”

看着凑到一起走近的那群太妹,井野知道这群人大概今天不想跟她善了。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一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怎么这群人都是佐井粉丝团吗?佐井肯定不知道自己还有蓝颜祸水的天赋。

她随口应付着那帮人的挑衅,想把她们引出这片没人的区域,毕竟对方人多,地方又偏僻,现在的情况真是有点糟糕。结果没想到对方看着辣眼睛,却还是有几个带脑子的人,仗着人多把井野团团围住,阻挡住她的去路。

 

“你们干什么!”

井野看着猛地冲过来挡在自己面前一副母鸡护雏架势的来人,觉得有些懵,“小樱?你怎么来了?”

春野樱在店里帮完忙后想起井野似乎提起今天父母去外地出差都不在家,害怕她又减肥不吃饭,打包了一份银耳粥和小菜给她送过去,到了井野家门口才发现没有灯光,敲门也没人应,一边赶紧给井野打着电话一边顺着放学回家的路找她,结果就在木叶公园这个她俩以前经常来的角落看见了一伙不良少女围着自己的好朋友。

“噗,这年头还有人玩儿姐妹情深吗?”太妹们推搡着,有人揪住井野的马尾,使劲往后拖住她,井野没顾得上防备身后就被人拽倒在地,又被趁乱踢了好几脚。

春野樱一回头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顿时感觉一股火从心头猛地蹿起,没有多想就抓紧刚才一路提过来的便当盒狠狠地往围攻井野的人头上砸去,汤汁四溅出来,被砸的人以身实验便当盒的保温性能,顶着满头银耳粥和菜水嗷嗷直叫。

旁边的人没想到这个半路窜出来的女孩儿看起来柔弱,动起手来却一点儿不含糊,找面子似的捡起路边不知道谁丢弃的啤酒瓶在地上一磕,将有尖刺的那一面对准小樱刺过来,却被小樱对准手臂一口咬了下去,又狠狠出拳打在腹部。

井野简直觉得自己浑身汗毛都要立起来了,眨个眼的功夫这伙人怎么就抄上家伙了!平时也没发现小樱生起气来这么凶残,本着不想把事情闹大的心理,她从背后拦腰抱住小樱,提防着周围的人动手的同时把小樱往后拖,好把她们分开。

事实上井野的提防是多余的,这伙不良少女再怎么猖狂也还是学生,平时打架不过是欺软怕硬的校园暴力级别。抱团的组织里很多人都暗恋隔壁木叶中学的佐井,听说佐井跟同校的山中井野交往后自然又不满又嫉妒,本想着跟往常欺负别人一样,瞅见井野在没人的地方落了单,就仗着人多吓唬吓唬她给个教训,却没想到还没来得及按照蛮的怕横的的原理一步一步出招,就直接冲出来一个不要命的,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眼看着被咬的同伴手臂上似乎隐隐有血迹流下,本想争个面子上去围攻的小火苗也被按灭在心底了,她们本来也没想着把事情闹大,这一下倒是完全进入了两难的境地。

 

阿斯玛觉得自己天生就是个操劳命。

本来好不容易下班了,正想解放天性做好好男人陪自己怀孕的老婆去楼下散步,结果刚在木叶公园走了一段就听到前面的林子里吵吵闹闹的。

安顿老婆坐在路边的长凳上休息好就赶快跑到前面查看情况,不看还好,一看真是够呛。两个女生跟一群不良少女针锋相对,旁边玻璃渣子和饭菜汤汁撒了一地,而且看着那熟悉的粉毛和金色马尾辫——这不是我们班的学生吗!

阿斯玛赶紧往前跑了几步,中气十足的吼着:“放学不回家在这里干什么呢,都跟我到警卫科去!”

那伙不良少女其实早就不想打了,苦于没有台阶下只能干耗着,听到这话赶紧撂下一句你俩给我等着就转身从小路跑的没影了。阿斯玛追了几步没追上,又转身回来小跑到自己学生面前。

井野除了校服有些脏外身上倒没多少伤口,但是春野樱的胳膊上被划了几道口子,嘴角似乎也有血痕,阿斯玛赶紧带着他俩又叫上老婆一起跑到最近的医疗室。

值班的医生给两人大致做了检查,将春野樱的手臂消毒包扎好,表示粉发女孩儿嘴角的血痕是咬别人时沾上的血迹,两人身体没有大碍,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明天还是去医院做个细致的检查云云。

好歹是让人松了一口气,阿斯玛拿着几盒外伤药告别了医生,领着两个学生跟老婆出来。夕日红出来后离他们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给三人留下足够的空间。

看着两个平时开朗却也并不闹腾的女孩子一个皱着眉头,一个面无表情却紧紧咬着下唇,同是一副拒不合作的样子,阿斯玛觉得自己烟瘾都快要犯了。

这个年龄的女孩子非常难搞,心思细腻,轻不得又重不得,让他一个中年糙汉只想举白旗。

好歹是忍住了想点烟的手,看着两个女孩子即使一言不发也要十指相扣的倔强模样,他也不想当恶人,本想着先安慰她们几句,井野却先开口了。

“那群人看我不爽,小樱是为了保护我才这样的。”

大概的情况其实阿斯玛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春野樱学习成绩一直不错,性格也算活泼,但是一直以来都还是带着三好学生般的克制跟温柔,刚才护着井野那一副跟对方拼命的狠劲儿让他着实有了“没想到这小丫头片子还有两副面孔”的惊讶。不过现在显然也并不是刨根问底的好时机,他从善如流地接受了井野别扭的服软,摸摸两个小姑娘的头安慰了几句,送她们回家。

因为井野家今晚没有大人在,阿斯玛就把她俩先送到了春野家,毕竟瞅着春野樱一路上手抖个不停都要抓着井野的架势她俩今天估计也没法分开了。

春野家的住所就在她家饭馆那栋小房子的二楼,虽然有些小,但是夫妇俩还是热情地招待了他们一行人。阿斯玛说明情况后又在客厅寒暄了几句就留下手里的外伤药告辞了,春野妈手脚麻利地收拾了春野樱的小卧室,拿出了一套新的洗漱用具给井野,如同所有热情好客的主妇一样叮嘱她别拘束,拿这里当自己家。接着又检查了自己女儿的伤势,询问了她几句但是春野樱没有答话,深知自己女儿倔劲儿上来了谁也拗不过,只好又安慰了几句让她俩早点休息。

 

房间里终于只剩下两个人了。井野不放心地抬手在小樱面前晃了晃,耍宝似的吹了个口哨笑道:“宽~额~头~”

但是意外的,小樱并没有接过话茬,而是睁着碧绿的大眼睛,有些呆呆的看着井野,没一会儿又像是实在忍不住了,眉头一抖一抖,眼泪突然流了下来。

“井野酱,我是不是……特别没用啊?”

无论什么时候,喜欢的人的眼泪都是绝顶的杀器。刚一见到小樱的眼泪井野就慌了,她像是所有被心上人的泪水搞得手忙脚乱的笨蛋一样,顾不上找抽纸,用手指为小樱擦去眼角的眼泪,声音不自觉地放软了无数倍。

“诶?小樱怎么会这么觉得呢?”

“因为……小时候井野一直在保护我,可我现在却根本没办法保护井野……”

“才没有哦,今天你明明很好的保护了我呢,”井野笨拙的揽过小樱的腰,“如果不是你赶到我真的是麻烦了哦,最后不是帅气的赶跑她们了吗,你是小英雄啊。”

“……”小樱吸了吸鼻涕,声音还是有些闷闷的,“真的吗。”

“真的啦真——的——”

小樱又沉默了一会儿,井野善解人意地等着她自己调整情绪,但是拦腰抱着的手却没舍得松掉。

 

“话说回来井野酱真的没有受伤吗,”春野樱下巴踮在井野肩膀上,手也闲不下来了,“快让我看看。”

“诶?宽额头你不要趁机解我衣服啊喂……"


评论(9)

热度(25)